行业 | 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的四大闭环

分享到:

时间:2022-08-16 来源:腾讯研究院 浏览量:401

中国的数字经济可用技术闭环、产业闭环、商业闭环、制度闭环等四个闭环的模型进行分析,形成了数字经济发展的驱动系统。我国数字经济的发展方向、发展规模、发展质量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四个闭环的构建水平。

中国数字经济治理体系在经历了从夯基垒台到全面推进的演进历程后,正在向系统集成、协同高效方向迈进。

数字技术的三大类型

一是“卡脖子”技术。科研机构及各类企业可结合在创新链条中的定位和优势参与到数字技术的建设中,主要包括高端芯片、操作系统、工业软件、核心算法与框架、通用处理器、云计算系统、软件关键技术的一体化研发等。

二是优势数字技术。要通过建设产学研协同创新平台延伸技术创新应用,互联网企业的数字技术能力也主要集中在该领域,例如5G、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城市大脑、边缘计算、脑机融合等。

三是前沿数字技术。我国发展数字经济的重要优势在于场景和市场,从长远看,数字经济的竞争力主要取决于前沿技术布局,主要包括移动通信技术、量子计算、神经芯片、类脑智能、材料、能源等。

各国在数字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因产业基础、市场规模、人才结构、政策导向、全球化程度等方面的差异,在不同国家发展数字经济的技术方面呈现出了较大的差异性。中国依托优势数字技术叠加技术集成应用优势,构建了数字经济的技术闭环,形成了数字经济发展的技术底座。这个底座可通过产业互联网将技术优势转化为传统经济转型升级的助推器。

构建数字经济体系的四大闭环

一是要注重搭建数字技术创新应用的完整链条。“卡脖子”技术攻关要关注产学研一体化,充分发挥产学研一体化的链条作用,通过搭建各类研发机构、企业主体的产学研一体化链条,畅通创新要素流转和汇聚的大动脉。

二是打造“八大驱动力”加快弥合区域数字经济的发展鸿沟。构建数字经济闭环需要关注区域数字经济发展的平衡问题,具体包括园区聚焦的能力、龙头企业的溢出能力、平台企业辐射的能力、资本的能力、人才汇聚能力、数据价值变现能力、产业政策促进能力、公共平台创新支撑能力等。

三是解决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落地的最后一公里问题。目前新型基础设施落地的最后一公里主要通过国家投资得以牵引。从政府层面看,可更多的发挥专项债、PPP等模式的作用;从银行层面看,可通过专项贷款、普惠金融等方式解决数字经济的项目融资问题,或可结合长期资金的投资偏好推动新基建及数字经济项目的落地,实现新基建项目对数字经济的再次拉动。

四是发挥各类企业主体的作用,形成数字经济发展合力。我国的互联网企业在数字经济的发展过程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这离不开中国广大的市场。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水平取决于各方力量的整合以及是否可以构建系统完备、运行有序的数字经济闭环。这决定了未来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的核心竞争力。